深圳风采中前三中奖没
[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field:typename runphp='yes'] if(@me!=''){ }

三類交易安排將引爆農產品行業虛開刑事風險

來源:華稅 作者:華稅 人氣: 發布時間:2019-03-02
摘要:由于農業生產者銷售自產農產品免增值稅,有部分農產品收購企業利用該規定以及農產品收購發票管理上的松散,大肆虛開,導致農產品整個行業受到虛開問題的波及。近年來,關于農產品虛開犯罪重大案件屢見不鮮,所涉及的農產品種類眾多,涵蓋糧食、水果...
baidu
百度 www.iogpd.tw

  編者按:由于農業生產者銷售自產農產品免增值稅,有部分農產品收購企業利用該規定以及農產品收購發票管理上的松散,大肆虛開,導致農產品整個行業受到虛開問題的波及。近年來,關于農產品虛開犯罪重大案件屢見不鮮,所涉及的農產品種類眾多,涵蓋糧食、水果、鮮花、藥用植物、水產品、畜牧產品等等引發了社會廣泛關注。本文通過對農產品增值稅進項抵扣政策的梳理,進而指出農產品行業因進項抵扣政策管理疏漏存在的涉嫌“虛開”交易模式,從風險防范角度為農產品行業實現增值稅抵扣合規提供參考。

  一、農產品收購發票開具實操中埋藏虛開巨大風險

  為了促進農業發展,減輕農民負擔,《增值稅暫行條例》規定農業生產者銷售的自產農產品免征增值稅。同時,為了保持增值稅抵扣鏈條的完整性,避免農產品收購企業沒有進項抵扣不足,實際承擔稅負后將該部分稅負對農產品生產者進行轉嫁,從而使得農產品免稅政策不能真正惠及農民,《財政部 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同時作出了農產品收購企業可以憑借農產品銷售發票、自開的農產品收購發票以一定比例計算扣除進項稅額的規定,通過該種制度設計保持增值稅抵扣鏈條的完整性,在確保稅收優惠政策真正惠及農民的同時,也促進農產品行業的有序發展。

  由于農產品行業零散農戶小、散、亂,要求其統一到稅務機關代開發票以供收購企業抵扣存在困難,因此,增值稅暫行條例與財稅〔2017〕37號文規定了收購企業可以到稅務機關申領農產品收購發票,以收購發票所載收購價款×一定比例計算抵扣進項稅。但是,好的政策也可能被不當利用。由于現行政策對農產品收購發票采取了“事先申領、自開自抵、留存備查”的稅收征管制度,稅務機關在企業申領環節僅要求提供《稅務登記證》副本、《營業執照》、《企業申請購買收購發票審批表》等一般材料,因此,部分不法分子利用該項稅收優惠政策,通過偽造購銷合同、過磅單、農戶身份信息、自產自銷證明等材料,在取得虛假的農產品收購發票后,對外虛開牟利。

  現實當中,農產品行業爆發虛開刑事風險,一方面的原因在于部分不法分子的犯罪行為向交易鏈條里的上下游企業傳導、擴散,引發貿易企業、加工企業、出口企業等各個環節受到牽連;另一方面的原因也在于部分農產品行業企業對農產品增值稅進項抵扣政策確實不了解,采取了錯誤的交易模式。

  二、引發農產品收購企業虛開刑事風險的三類常見交易模式

  (一)無貨虛開:虛構農戶信息,取得進項并對外虛開牟利

  該種交易模式下,行為人在稅務機關領取《農產品收購發票》后,偽造農戶身份信息、自產自銷證明等材料,虛構交易虛開農產品收購發票,用于抵扣增值稅應納稅額,再根據可抵扣數額虛構交易對外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從中收取點子費、開票費等方式牟利。

  筆者對裁判文書網公布的2017-2018年公布的農產品行業虛開案件進行了統計分析,其中80%以上的案件采用此種虛開模式。由于農產品收購發票申領環節稅局審查較為寬松,現行農產品收購發票開具政策僅要求企業將購銷合同、資金流向、入庫單、付款憑證、農戶的身份證信息、自產自銷證明等材料留存備查,致使虛開的違法成本低。該種交易模式下,因不存在實際的貨物交易,因此,受票方所支付的價款會通過各種方式實現資金回流,輔之通過對留存的農戶身份證信息核實,該種交易方式一經查處,就會坐實虛開罪名,將會面臨嚴厲的刑罰處罰!筆者檢索的案例中,虛開稅額上億元的不在少數。根據《刑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定罪量刑標準有關問題的通知》(法〔2018〕226號)規定:虛開的稅款數額在五萬元以上的,面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五十萬元以上的,面臨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而二百五十萬元以上的,將面臨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無期徒刑!

  (二)有貨代開:零散農戶——大戶——農產品收購企業

  實務中,因經營規模較大的農產品收購企業需要對接的收購對象較多,農產品收購數量需求龐大,搜集散戶信息實現與散戶的直接對接成本較高,因此往往存在個別大戶(業內稱為二道販子)先從零散農戶手中收購農產品,再將從散戶中收購的農產品銷售給收購企業。

  該種交易模式下,由于現行政策要求農產品收購發票只能由收購企業向從事農業生產的自然人收購其自產農產品時開具,大戶向零散農戶集中收購的農產品嚴格意義上已經不屬于“自產”!該種交易模式下,在收購環節,農產品收購企業實質上是從農業生產經營單位、個體經營者、其他單位購進,應按規定向其索要增值稅專用發票、普通發票或代開發票,不得自行開具收購發票。

  但這樣的要求與農產品行業的收購實際脫節,因為許多情形下,因零散農戶數量較多,又比較分散,大戶往往不會向零散農戶開具收購憑證,而是對零散農戶信息采集,并輔之以過磅單、自產自銷證明等材料,連同貨物一并運至大型收購企業,此時,收購企業根據大戶自帶的貨物+農戶信息+自產自銷證明,填開農產品收購發票從而進行抵扣。此種交易模式下,大型收購企業已并非從農戶手中直接收購,且有些交易中,零散農戶直接將農產品運送至大型收購企業,辦案機關往往會以票貨分離或并非從自產自銷農戶手中收購,不符合農產品進項抵扣政策,而追究大型收購企業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的刑事責任。

  考察該種交易模式對應的交易實質,交易真實發生,收購企業根據收購數量、金額據實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并申報抵扣的行為,不構成虛開用于抵扣稅款發票罪。收購企業需重點關注的風險點在于,大戶所提供的散戶身份證信息、自產自銷憑證信息是否與真實交易一致,對相應的過磅單、自產自銷憑證等原始單據留存,并在交易過程中盡到合理注意義務,避免過磅單所載農產品品種、噸數等信息異常,引起公安機關對真實交易的質疑,從而引發被追究虛開刑事責任風險。

  (三)有貨代開:外地農戶——本地大戶——農產品收購企業

  能否取得農產品收購發票是收購企業能否實現增值稅抵扣的關鍵,根據《發票管理辦法》第二十五條規定,除國務院稅務主管部門規定的特殊情形外,發票限于領購單位和個人在本省、自治區、直轄市內開具。省、自治區、直轄市稅務機關可以規定跨市、縣開具發票的辦法。

  就農產品收購發票開具的規定而言,僅有少部分省規定收購發票可以在省內跨市、縣開具,例如河南省對財務管理比較規范、納稅信譽較好、收購業務量較大的企業收購發票的使用可在省內跨市、縣開具,可匯總開具。(見《河南省國稅局關于支持農產品加工和流通企業發展規范農產品經營業務稅收管理的通知》(豫國稅函〔2009〕65號)。

  但是大部分省作出了相反的規定,例如《重慶市收購業統一發票管理辦法(試行)》(重慶市國家稅務局公告2014年第10號)、《廣西壯族自治區國家稅務局關于農產品收購發票管理有關問題的規定》(廣西壯族自治區國家稅務局公告2010年第2號)、《山東省國家稅務局關于加強農產品收購發票使用管理的意見》(魯國稅發〔2010〕73號)都規定,收購發票僅限在本縣(市、區)范圍內使用。跨縣(市、區)收購農產品的,可向銷售方索取普通發票,或向主管國稅機關申請開具《外出經營活動稅收管理證明》后,向收購地國稅機關申請領購收購發票。

  上述規定與農產品收購行業的實際情況嚴重脫離,將行業的發展限制在本省本市。為了規避政策,一些跨市、跨省收購農產品的收購企業,向外省市收購的農產品,通過利用本地從事農業生產的自然人/單位信息,申請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以符合抵扣政策要求。

  該種交易模式類似于“掛靠”:無開票資格的外地農戶“掛靠”本地有資格的農戶,但是,由于現行政策沒有明確該模式下的掛靠是否合法合規,為證明交易真實性,農產品收購企業往往還需擬定與本省市農戶的交易合同、收付款憑證、過磅單等材料,該種交易安排導致的資金回流與票貨分離問題將使得收購企業面臨巨大的刑事虛開責任風險。

  我們認為,這種模式下據實代開,不構成犯罪。筆者檢索到的瑞昌市新祥瑞紡織實業有限公司、胡珍祥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一案中,被告單位從外省采購棉花,但冒用本省、市內農民信息,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法院認為:公訴機關在沒有確實充分的證據證實無實際貨物交易的情況下,即指控被告單位瑞昌市新祥瑞紡織實業有限公司及被告人胡珍祥犯虛開增值稅專用發票罪,屬事實不清,證據不足,認定被告人無罪。

  三、潛在風險:有罪判決將虛開風險向生產、貿易等下游企業傳導

  盡管在上述分析中,我們認為僅第一種無貨虛開將面臨確鑿的刑事責任風險,但是實踐當中,辦案機關傾向于將上述三種模式都認定為虛開犯罪,從而導致現階段農產品虛開犯罪呈爆發趨勢,并且愈演愈烈。

  造成該現象的重要原因之一,是有罪判決將虛開刑事責任風險向生產、貿易等下游企業傳導。從虛開類案件的緣起來看,有相當一部分案件系由上游或下游企業涉嫌虛開刑事案件已被司法機關作出有罪判決而通過案件協查引出的。例如,一家農產品收購企業通過虛構農戶身份信息、偽造自產自銷證明等方式申領并自行開具了大量農產品收購發票,進項稅額充足的情況下,向30余家下游企業虛開,一旦該企業定罪,這30余家下游企業均面臨被指控虛開風險。

  有罪判決的牽連作用對各行業的影響均十分巨大,就農產品行業而言,因農產品行業產業鏈條綿長,發票的開受牽涉面較廣,輔之以公安機關全鏈條式的查處模式,一旦鏈條中的某一企業被定性為虛開,風險則會向全鏈條傳導。

  結語:上述三種收購業務模式均潛藏巨大的虛開刑事責任風險,且從初級農產品到最終消費品,農產品行業的產業鏈綿長,由此導致交易環節較其他行業更多,一旦處于源頭上的收購企業被認定虛開,則整個行業鏈條上的生產加工、貿易等企業均會引發多米諾骨牌式連鎖反應,受到虛開風險波及。因此,我們建議,一方面農產品生產、購銷、加工全鏈條上的企業應及時排查潛在的虛開風險,必要時借助第三方專業服務機構進行企業稅務風險管理輔導、建立企業稅務風險管理機制;另一方面,已經進入司法程序的企業應當積極尋求專業稅務律師的幫助,在合乎刑法、稅法的范圍內維護自身合法權益。

  附:

農產品收購企業進項抵扣的七種情形

情形 依據
從一般納稅人購進農產品,按照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注明的增值稅額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進口農產品,按照取得的海關進口增值稅專用繳款書上注明的增值稅額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從小規模納稅人(享受3%征收率)購進農產品的,以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注明的金額和11%(或10%)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取得農產品銷售發票的,以農產品銷售發票上注明的農產品買價和11%(或10%)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從農民專業合作社購進的免稅農業產品、取得農產品銷售發票的,以農產品銷售發票上注明的農產品買價和13%(或12%)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農民專業合作社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財稅〔2008〕81號
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的,以農產品收購發票上注明的農產品買價和11%(或10%)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農產品進項稅額核定扣除 農產品增值稅進項稅額核定扣除試點實施辦法》(財稅〔2012〕38號)、《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擴大農產品增值稅進項稅額核定扣除試點行業范圍的通知》(財稅〔2013〕57號)等

  依據

  從一般納稅人購進農產品,按照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注明的增值稅額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進口農產品,按照取得的海關進口增值稅專用繳款書上注明的增值稅額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從小規模納稅人(享受3%征收率)購進農產品的,以取得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上注明的金額和11%(或10%)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取得農產品銷售發票的,以農產品銷售發票上注明的農產品買價和11%(或10%)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從農民專業合作社購進的免稅農業產品、取得農產品銷售發票的,以農產品銷售發票上注明的農產品買價和13%(或12%)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農民專業合作社有關稅收政策的通知》(財稅〔2008〕81號

  開具農產品收購發票的,以農產品收購發票上注明的農產品買價和11%(或10%)的扣除率計算抵扣

  《中華人民共和國增值稅暫行條例》、《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簡并增值稅稅率有關政策的通知》(財稅〔2017〕37號

  農產品進項稅額核定扣除

  《農產品增值稅進項稅額核定扣除試點實施辦法》(財稅〔2012〕38號)、《財政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于擴大農產品增值稅進項稅額核定扣除試點行業范圍的通知》(財稅〔2013〕57號)等

  注:《財政部 稅務總局關于調整增值稅稅率的通知》(財稅〔2018〕32號)規定自2018年5月1日起增值稅稅率相應下調

深圳风采中前三中奖没 海南飞鱼彩票注册 老11选5开奖直播现场 股票涨跌与什么有关 11选5和新11选5有什么区别 重庆百变王牌走势图 棋牌游戏送金币可提现 快乐飞艇直播 3d组6投注技巧 辽宁11选5网上购买 国彩项目合买